长春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花长春:减税的征服者雷萨赫尔顿落实需要一系列配套改革_财经

网络整理 2018-12-25 最新信息

  2018年11月26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第三十四次月度例会召开。会议主题为“大力度减税降费与稳增长稳预期”。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出席会议并发表评论。

  减税的落实需要一系列配套改革

  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减增值税不减企业所得税?核心还是中国税制结构不平衡问题,以间接税为主。要提升直接税种的比重是很难有空间的,比如现在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一是征管,二是财产性收入,这个跟收入分配有关系。一般国家财产性收入占居民个人收入至少20—25%,而中国现在很少,所以贡献直接税的可能就比较少。

  第二,减税空间的问题。减税降费中,“费”主要是养老金、社保的问题。如果我们的体制不变,这个体制运转下去,未富先老的社会成本会很高。到2020年,财政每年补贴给养老金得花1万亿左右,到2025年补贴预计达到4万亿,到2030年可能要补贴8万亿左右。核心是我们人口老龄化非常严峻所带来的问题。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希望政府尽快出台方法来前期过渡,我们可以在不变的基础上调降整体的费率,同时扩大国有股权补充养老金,后续延长退休年龄。我们算了一下,如果保证2035年大体平衡的话,男同志退休年龄可能要71岁,女同志可能要到61岁,事实上我们退休年龄要延迟很久。

  实际上跟减税空间相关的是一个长期问题,现在的支出是刚性的减不了,政府债务又增加。如果政府债务增加是有挤出效应的,假设我们的货币政策不配合。如果货币政策相应的配合实际挤出效应相对有限,但是长期来看政府债务率一定上升。问题是我们长期政府债务率到底是多少,我个人感觉,全球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比较可靠的研究说政府债务率多少是顶,之前IMF有两篇文章说是90%,后来证明计算有问题。我个人相信政府只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明面化,落实到中央财政这块,对未来空间利息支付的压力就下来了。

  最终核心是我们需要一系列改革去保证我们减税能够落实,但是如果我们引导市场预期过于期待减税降费,我觉得是进入了误区,我们目前没有看到相应的配套改革起来。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Tags: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金亚洲提款